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治前沿 >> 商务服务
法治前沿   News
成都市专业离婚纠纷律师事务所 婚姻诉讼
发布时间: 2018-10-12 05:13

李远华律师,四川大学法学院毕业,四川法锐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同时拥有高级信用管理师和私 募基金从业资格,从1999年开始从事法律工作至今十余年,该律师法律功底扎实,一向精研法理,具有丰富的法学理论和深厚的理论素养以及敏锐的判断力,李律师拥有丰富的法律实务经验,善于抓住本质析辩,思路清晰,有娴熟的法庭技巧,实务能力强,并具有强烈的正义感和责任意识,积极追求公平正义,力挽狂澜,李律师办理了大量的诉讼案件和非诉讼案件,历年来担任政 府、学校、广电部门、交通部门、公司的法律顾问,其承办的案件被多家新闻媒体报道。李远华律师对房产合同纠纷以及继承纠纷案件特别擅长,办理了多起合同纠纷的案例,帮助当事人挽回了上百万的损失。受到当事人的一致好评。李远华律师多次参加四川电视台法制节目《非常话题》的录制。


一、抱养孩子有哪些条件?

1、具有完全的民事行为能力,即可以独立进行民事活动的且精神正常的成年人;

2、年满三十五周岁。但抱养孤儿或者残疾儿童可不受此限制。继父母抱养继子女也不受此限制。无配偶的男性抱养女性的,抱养人与被抱养人的年龄应当相差四十周岁以上;但抱养三代以内同辈旁系血亲的子女不受此限制。

3、无子女。但抱养孤儿或者残疾儿童可不受此限制。继父母抱养继子女也不受此限制。华侨抱养三代以内同辈旁系血亲的子女也可不受此限制。或者虽有一名子女,但该名子女患有精神病等严重疾病,将来无法尽赡养义务的,也可抱养一名健康的小孩。

4、有抚养教育被抱养人的能力。如有正当的职业或可靠的经济来源,能够照顾被抱养人的生活并可负担其相应的经济开支等

二、如何抱养孩子?

1、抱养人应当向抱养登记机 关提交抱养申请书和下列证件、证明材料。

(一)抱养人的居民户口簿和居民身 份 证;

(二)由抱养人所在单位或者村(居)民委员会出具的本人婚姻状况、有无子女和抚养教育被抱养人的能力等情况的证明;

(三)县级以上医疗机构出具的未患有在医学上认为不应当抱养子女的疾病的身体健康检查证明。

2、抱养查找不到生父母的弃婴、儿童的,并应当提交抱养人经常居住地计划生育部门出具的抱养人生育情况证明;其中抱养非社会福利机构抚养的查找不到生父母的弃婴、儿童的,抱养人还应当提交下列证明材料:

(一)抱养人经常居住地计划生育部门出具的抱养人无子女的证明;

(二)公安机 关出具的捡拾弃婴、儿童报案的证明。抱养继子女的,可以只提交居民户口簿、居民身 份 证和抱养人与被抱养人生父或生母结婚的证明。

3、送养人应当向抱养登记机 关提交下列证件和证明材料:

(一)送养人的居民户口簿和居民身 份 证(组织作监护人的,提交其负责人的身 份 证件);

(二)抱养法规定送养时应当征得其他有抚养义务的人同意的,并提交其他有抚养义务的人同意送养的书面意见。

社会福利机构为送养人的,并应当提交弃婴、儿童进入社会福利机构的原始记录,公安机 关出具的捡拾弃婴、儿童报案的证明,或者孤儿的生父母死亡或者宣告死亡的证明。

监护人为送养人的,并应当提交实际承担监护责任的证明,孤儿的父母死亡或者宣告死亡的证明,或者被抱养人生父母无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并对被抱养人有严重危害的证明。

生父母为送养人的,并应当提交与当地计划生育部门签订的不违反计划生育规定的协议:在特殊困难无力抚养子女的,还应当提交其所在单位或者村民委员会、居民委员会出具的抚养人有特殊困难的证明。其中,因丧偶或者一方下落不明由单方送养的,还应当提交配偶死亡或者下落不明的证明;

子女由三代以内同辈旁血亲抱养的,还应当提交公安机 关出具的或者经过公证的与抱养人有亲属关系的证明。

被抱养人是残疾儿童的,并应当提交县级以上医疗机构出具的该儿童的残疾证明。

4、抱养登记实行分级登记制,涉及到内地公民与内地公民的抱养登记,由孩子户口源头地的县级民政部门办理;涉及到港、澳、台、华侨与内地公民的抱养登记由地级市(州)民政部门办理;涉外的抱养登记,由省(直辖市、自治区)的民政部门或经省(直辖市、自治区)人 民 政 府指定的地级市(州)的民政部门办理。

5、抱养关系当事人应当亲自到抱养登记机 关办理成立办理成立抱养关系的登记关系。同时,还需带抱养人(男、女双方)和被收奍人一寸大头像各一张,抱养人和被抱养人全家福(两寸)照片一张。

三、抱养孩子程序

了解完如何抱养孩子,怎样抱养孩子之后,我们再来看看抱养孩子程序。根据有关规定和实际状况,我国办理抱养的机 关有两种:一是公证机 关,即各地的市(区)县公证处,这是我国办理抱养的主要机构。二是基层政权或户籍部门。在未设公证机 关的地方,由乡、镇政权机 关或户籍部门办理抱养登记。

办理抱养证,当事人需要到抱养机 关申请。抱养人、送养人和有识别能力的被抱养人须共同到抱养人户籍所在地的公证机 关提出书面或口头申请。申请时须提交单位介绍信,本人身份和户籍证明,抱养人的申请书,成立抱养的协议书,有识别能力的被抱养人的同意书,以及婴儿的出生证等。



发现男方出轨或者有家暴等行为,女方可以主张离婚,但是男方不同意,女方单方起诉离婚的,直接向法院递交起诉状,法院予以后,在15日内通知审理时间。具体,女方上诉离婚的程序如何办理?离婚起诉书的内容包括哪些?请看下面详细介绍。

一、女方离婚诉讼离婚的程序为:

1、起草起诉状;

2、准备诉讼所需要的证据;

3、向有管辖权的法院递交起诉状和证据;

4、法院决定是否受理该诉讼;

5、法院受理该离婚诉讼案件之后,在法定时间内向对方发送起诉状副本;

6、法院安排开庭时间并向双方发送传票;

7、开庭:双方均可以委托律师或者其他专业人士代理诉讼(一般情况下离婚当事人必须到庭,如果因特殊原因实在不能到庭,必须向法庭出具是否离婚的书面意见);

8、法院依照原告方的诉讼请求和双方提交的证据情况对是否准予离婚,以及如何分割财产,子女抚养问题如何解决等问题作出判决。 男女一方要求离婚的,可由有关部门进行调解或直接向人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

有下列情形之一,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

(一)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

(二)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

(三)有 博、吸毒等恶 屡教不改的;

(四)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

(五)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

一方被宣告失踪,另一方提出离婚诉讼的,应准予离婚。

二、离婚起诉书的内容

诉状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

①原告、被告的姓名、性别、年龄、籍贯、工作单位及现住址;

②诉讼请求和所根据的事实和理由;

③证据和证据来源、证人姓名和住址。

以上就是对于“女方上诉离婚程序如何办理”问题的回答,我们可知,当不能够协议离婚的时候,很多人都会选择诉讼离婚,在诉讼离婚的时候,是需要到法院的立案庭立案,递交离婚起诉状,并且缴费的。离婚起诉书具体要包含哪些内容,上文也作了介绍,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近年来,随着离婚率的逐年上升,家庭结构呈现多元化和复杂化趋向。就子女而言,继父母、与父母同居者等“陌生人”进入了他们的生活,监护制度是否要随家庭结构的变化而调整相应机制,可否让“陌生人”介入以弥补监护的欠缺,这是需要深入研究和充分论证的问题。

父母再婚后,子女与父母的再婚配偶形成继父母子女关系,从现行法的规定看,我国的继父母子女关系在法律上分为两种:一是形成直系姻亲关系;二是形成拟制血亲关系。前者主要是指父母再婚后,子女已经成年或未与继父母共同生活,相互间不存在法定的权利和义务;后者主要是指未成年的继子女与继父母共同生活形成了抚养教育关系的,法律赋予其等同生父母子女间的权利和义务。

《婚姻法》第27条规定:“继父或继母和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间的权利和义务,适用本法对父母子女关系的有关规定。”这一规定作为调整继父母子女关系的法律依据,无疑存在很大的问题。首先,何谓形成了抚养教育关系?按照婚姻法的规定,抚养子女的义务应由生父母承担,如果生父母一方死亡,则生存的一方为抚养人,独自承担监护职责。如果父母离婚,不与子女共同生活的父或母的也并不免除,其仍然承担子女抚养和教育的义务。依此规定,父母再婚后,生父或生母以夫妻共同财产抚养子女,应视为其履行法定抚养义务的个人行为,并不必然代表其配偶也在履行对继子女的抚养义务。即使继父母用法律上属于其个人的财产给予继子女,也应视为民法上的赠与行为,并不能就此认定双方形成了“抚养教育关系”,并进而赋予继父母享有亲子身份上的权利。而对于签订了财产分别所有约定的再婚家庭,法律也没有设置双方各自抚养生子女的禁止性规定。现行立法缺乏“形成抚养教育”的具体认定标准,事实上也无法确定标准,无论以共同生活时间的长短,或是以生活费给付的多少,都不能还原继父母子女关系的真实生活状态。

其次,姻亲关系何以转化为拟制血亲?血亲分自然血亲和拟制血亲两种,收养法对拟制血亲的形成规定了严格的条件和程序,而一起共同生活的继父母子女,仅以抽象、笼统的所谓“形成抚养教育关系”即可径自转化为拟制血亲,显然违反收养法的规定。从身份关系的建立上讲,继父母子女关系是以子女生父母的婚姻为基础的,双方不以建立父母子女关系为初衷,相互间存在的姻亲关系,只是生父母婚姻关系的附随效力,而姻亲相对血亲而言,属较远的亲属,故此,各国均不存在将共同生活的继父母子女直接转化为拟制血亲的规定。我国立法将不确定的条件作前提,不经合意和形式,即在身份上自然发生质的变化,这一规定不仅唐突而且缺乏基本的转化依据。

立法的模棱两可,已在实践中形成了一种怪圈。这就是,只要继父母自始不对继子女“抚养教育”,那么,共同生活的继父母子女间,始终不发生权利义务关系,继父母也就不承担对继子女的监护责任。但如果继父母在一段时间内主动承担了对继子女的“抚养教育”,那么,相互间的身份关系就在无形中转化为了拟制血亲,自此,继父母不得再摆脱法定的抚养义务和监护职责。这一立法后果,不仅不合情理,而且极不利于未成年人利益的保护。

法律与司法解释的冲突,同样使人无所适从。简单讲,凡与继父母子女相关的司法解释,实际上都是在一点点地剥离继父母作为监护人的可能。例如,婚姻法规定,子女可以随父姓,可以随母姓。收养法规定,养子女可以随养父、或养母的姓。而最 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9条却规定:“父或母一方擅自将子女姓氏改为继母或继父姓氏而引起纠纷的,应责令恢复原姓氏。”诸此种种,司法解释所做的限制性规定,完全不考虑继父母子女间是否形成了“抚养教育关系”。由此不难看出,立法者并没有真正给予继父母作为继子女拟制血亲的基本信任,事实上,社会对继父母作为监护人一直秉持一种排斥态度,而立法者在本意上也并不期望姻亲在子女监护上有过多的介入,以免损害到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

在共同生活的直系姻亲间建立相互扶助的法定义务,如有损害的发生,继父母需承担过错责任。具体的立法建议是:

第 一,坚持生父母监护的原则。

法律应坚持未成年人的生父母为其监护人。当父母离婚后,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为子女的监护人,另一方承担抚养费的给付义务和享有探望子女、监督监护的权利。而与子女共同生活的生父母的配偶,并不当然享有监护权,其只能在配偶的监护范围内,协助其行使对继子女在生活上的照顾和管教,除特殊情况为子女的幸福外,不能对继子女的重大事务单独行使决定权。反过来讲,继子女也无权要求与之共同生活的继父母承担抚养义务,履行监护职责。

第二,废除婚姻法第27条规定,代之以与继子女共同生活的继父母有法定的安全保障义务。

也就是说,继父母对与之共同生活的继子女,无论时间长短或是否有财产上的给付,都有法定的安全保障义务。我们知道,在正常情况下,姻亲间是不存在法定的权利义务的,共同生活的近亲属间也不必然具有法定的权利和义务,但以现代社会的要求和道德标准,在共同生活的直系姻亲间设置安全保障义务是必要的。这一强制性的规定,并非来自监护权,而是源于国家对未成年人的特殊保护,以及继父母子女间存在的亲属身份关系和共同生活的事实。实际上,共同生活的继父母是不能不照顾近在身边的未成年子女的,这是社会的要求,也是其对社会、对家庭应当承担的责任。但照顾的范围,应限于保护继子女的身体健康,照顾其日常生活并进行管理和教育、代理日常的民事活动等,不包括未经其生父母同意,使用和处分继子女的财产、变更其居住地、教育地等重大事务的决定权。如因疏忽或怠慢未履行上述照顾义务,使继子女的人身和财产遭受损失的,继父母应就其过错承担责任。

第三,增设不完全收养,赋予继父母子女间设置拟制血亲更多的选择权。

可以肯定的是,在继父母子女间建立拟制血亲关系,是增进相互间情感,强化监护责任,保障双方利益的最 佳途径。尽管收养法规定,继父或者继母经继子女的生父母同意,可以收养继子女,而且对继父母子女间的收养条件相对其他收养要宽松,但现行收养法单一的完全收养模式,仍是继父母子女建立的最 大障碍。我国立法如能借鉴西方的不完全收养形式,势必对消除或减少生父母送养子女的顾虑,调动继父母收养继子女的积极性都能起到极其重要的促进作用。不完全收养与被收养儿童完全融入收养家庭,终止原生父母家庭关系不同,不完全收养的效力与完全收养相比相对较弱,被收养者与原出生家庭仍保持部分亲属关系。被收养儿童不仅对其亲生父母保留有继承权,而且当亲生父母需要赡养时,他同样负有。但亲生父母对于被收养者的抚养义务却处于次于养父母的辅助地位。其中,被收养儿童与养父母之间的关系是最基本的法律关系,取得完全监护权和负有抚养义务。(注:蒋新苗:《比较收养法》,湖南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122页。)

第四,重新规范继父母子女间的相关规定。

(1)关于生父母死亡后的监护问题。最 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3条明确规定:“生父与继母或生母与继父离婚时,对曾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继父或继母不同意继续抚养的,仍应由生父母抚养。”由于上述司法解释没有涉及生父母死亡后,与继子女共同生活的继父母是否需要继续抚养的问题,因而在司法实践中已出现了理解和适用上的混乱。

(2)关于继子女对继父母的赡养问题。由于继父母子女间只是姻亲关系,不存在法定的赡养义务,因而,即使由继父母照顾长大的继子女也并不负有法定的赡养义务,但如果继父母确为继子女的抚养教育尽了很大的心力,或为继子女的教育或抚养支付了相当的费用,可依据民法的公平原则,要求其对继父母的晚年生活予以扶助或经济帮助。

(3)关于继父母子女间的继承问题。继父母子女间不存在血缘关系,因而相互间也就不存在法定的继承权,但如果继父母子女间曾共同生活、相互扶助的,可按继承法第14条的规定处理,即作为继承人之外的人,取得适当的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