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行业信息 >> 商务服务
行业信息   News
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学员需要有工作经验吗?
发布时间: 2018-02-14 11:55

 

         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学员需要有工作经验吗?我们一辈子总不能避免被拿来与自己的父辈作比较。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并不比我们的父辈人糟糕,甚至我们更优秀。但是,只有少数的人拥有超过我们父辈的成就。一方面,教育带来的回报已经不再是应许之地。另一方面,成功的路径已经多样化。无法被复制的成功让我们焦虑。在漫长的极有可能看不到尽头的平凡生活里,每一个渴望成功的人,都化身成一头来自北方的狼,等待随时可能出现的机遇。 也许这一代的年轻人 注定要承受更大的考验和阵痛 新一集的《权力的游戏》,琼恩·雪诺和劳勃·拜拉席恩的私生子詹德利会面了,一见面两个私生子就是相互吐槽。 长夜将至:你可能永远达不到父母的高度 长夜将至:你可能永远达不到父母的高度 这大概是人类历史上一个永恒的命题,无论你做过什么,你都不可避免地与父辈比较,尤其对于我们这一代的中国人来说,父母们身处发展最飞速的时代,他们曾经以自己的努力赢得的成果,足以傲视我们这一代人,被认为不如父母是一种不可避免的无奈。 

MBA在职研究生|交大在职MBA|MBA考试科目|太奇MBA考前辅导|2018MBA面试|2018年MBA辅导 MBA报名 MBA提前面试 MBA学校  2018年研究生报名 2018年专业硕士报名  2018年MPAcc  MPA  MBA|2018MBA调剂

         1 教育远胜上一代, 成就不如上一代。 前几天看微博一个消息。一个孩子,父母给了很好的教育,很聪明。奥数、围棋、轮滑成绩都好,全班考试成绩第一,英语口语也很棒。 但孩子却对父母非常不满,他说父母没什么钱,只开得起十几万的日产车,同学都拿iphone7,他只有儿童手表,所以他的目标是努力学习,决心出国留学,早日摆脱这个家庭。 这孩子固然有精致利己主义的一面,但是,我们不妨想想他们为何如此? 上一代人玩着悠悠球,趴在泥地里打弹珠,爬树捉迷藏,无忧无虑的童年,已经成为一代人的追忆; 这一代人的童年,在舞蹈班、奥数班、围棋班、编程班中度过。竞争意识取代了无忧无虑,落后的危机感过早地出现。 在出生前,他们的父母早已决定,不让他们输在起跑线上;而他们自己,则时时刻刻处在落后的危机感中。 90后的小孩,还有一部分抱怨当年练钢琴,练书法的周末太过痛苦,00后的小孩,则是唯恐自己输给同学,不仅要上舞蹈班、乐器班,甚至连编程、围棋也不落下。 这样的他们,比自己的父辈们当时,要厉害得多。

西安交通大学—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金融财务管理硕士申请条件有哪些,西安交通大学对外合项目哪个口碑好,西安交通大学对外合项目哪个学费低,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金融财务管理硕士学位怎么样,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金融财务管理硕士口碑好吗

        而孩子这样的成就,却是和父母的投入分不开的。 80后的王先生和妻子,从2009年开始在北京工作,已有一套全款交付的60平住房,2015年生了孩子,打算换房子。 那时限售令还没出,二人积蓄加上贷款,可以换一个还不错的房子,只是换什么房子成了两个人的争论。 王先生主张换一个90平的小三居,住着宽敞,且条件更好。王太太则更看重房子的附加价值,主张换学区房。90平的住房当时均价5万,学区房当时要价9万,面积只有50多平,条件还不如现在的房子。 但是想到让孩子上学,王先生一家还是准备搬入50多平的学区房。 这样的选择非常无奈,但更无奈的是,这样的付出可能根本没有回报,这一代的人,可能无法像上一代人那么容易成功。 2 “成绩好——学校好——工作好” ——被上一代坐实的道理。 上文的王先生能下定这个决心,还是因为看重教育。投资房产是一本万利,但在重视教育的中国人看来,投资房产不如投资教育。 王先生自己的成就,就是完全归功于教育。 王先生和太太都曾是来自三四线城市的北漂。二人在北京读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北京工作,这些年经过自己的拼搏奋斗,工作四五年后就买了房子,在北京落地扎根。 王先生和太太都是自己班里的优等生。

         他们寒窗苦读,终于从小城市进入到北京读书,完成了人生的三级跳。 而这种三级跳般的跨越,对城市出生的王先生还不这么明显,对王先生的父母而言,来的更加明显。 王先生父母出生在农村,上一辈和大多数人一样,是农民。但是每年,村里都有一两个特别爱读书的小孩能够到县城读初中,前提是成绩优秀。 王先生的父亲就是能到县城读书的孩子之一,再后来读高中,本科,有了一技之长在城市成家立业。而他的兄弟姐妹们,初中毕业后都没接着读书的,有几个还在老家务农,剩下的,有出门打工的,有在县城落户。 王先生的父亲从农村奋斗到城市,王先生自己从西北奋斗到北京,中间起作用的都是教育。 因此无论是对王先生还是他的父亲来说,“成绩好——好学校——好工作”都是一条清晰可见的路径。

          他们是这个路径的受益者。 因此他们会比一般人更加重视教育的重要性,给孩子什么都不如给他教育。无论是通识教育,还是在课外的素质教育,输了教育就是输在了起跑线上。 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年代里,输在了起跑线上就输了未来。 长夜将至:你可能永远达不到父母的高度 3 优秀的新一代 已经达不到父母的高度。 在国内,教育这条路的终点,就是那些一流名校。这也是学区房所能带来的附加值,重点小学——重点中学——重点大学。再往后,才可能是好工作。 重点大学的学历,再加上还不差的基本素质教育,基本上就能保证一份不错的工作。这是王先生们的逻辑,他们深知,现在的竞争要更加激烈,特别是素质教育更加重要,但是学历始终是最重要的条件。 这话不假,高考一直就是中国学生的独木桥。大城市里,通过对入学指标的限制,锁定升学的人数;普通城市里,也有成千上万的学生在这条小路上血战。毛坦厂中学、衡水一中这样的高考工厂一年比一年火爆,因为上一个好大学是所有学生的梦想。 除了少数通过去国外进修的学生之外,没有一个中国学生,不曾把北大清华,当成过自己的梦想。 但是现在,一个好的学历却已经无法保证所谓的成功了。 00后的未来,尚不可知,但是条件也不差的90后们,已很难达到80后的王先生们的成就了。 《北京的房价是不是在透支着北京年轻人的创造力和生活品质?》这篇文章,说的是几个名校毕业的学生,已经无法像上一代一样,在北京过上一个相对体面的生活。 前几天一个自称在上海工作的女孩发微博称,月薪2w,一个人在上海生活,在市中心有大房子,每年出去旅游几十次,发达国家都去了个遍。但是评论却是铺天盖地的反驳,月薪2w在上海,根本过不上博主所说的生活。 房租每月4k左右,伙食费3k,还有最基本的社交成本,省吃俭用的每月固定成本,至少要1w,再加上基本所有的时间都要工作,出去旅行这事完全是奢望,更不要说几十次了。 这才是这批年轻人的现实写照,名校毕业,还不错的工作,但是已经远远无法达到上一辈的生活品质。他们达不到60后通过教育,完成从农民到市民的身份跨越,也达不到70后和80后通过教育,扎根大城市的成就。 在北上广有一个明显的分野,06年以前毕业的,和06年以后毕业的,同样的家世,生活有云泥之别,懂得自然懂。 在“成绩好——好学校——好工作”这条路上,新一代甚至比前几代人要优秀的多,但他们已经无法再向前几代那样,通过教育获取想要的生活。 长夜将至:你可能永远达不到父母的高度 4 成功不按套路出牌 学历的路径依赖已失效。 在瞬息万变的时代里,教育已经赶不上时代。学生十几年的苦读,夹带着他们父母对这份教育的巨额投入,都可能在时代的洪流中,瞬间变得一文不值,即便不是一文不值,它能够带来的回报,已经远远不上它带给上一代的回报。 而这种落差,就是这些年轻人焦虑的本质——他们比曾经的父辈们更加优秀,但却达不到父辈们的成就。 我想起龙应台作品《亲爱的安德烈》里的一个情节,是儿子安德烈和她的对话。 安德烈对她说: “妈,你要清楚接受一个事实,就是,你有一个极其平庸的儿子。” 龙应台很惊讶,这个平时玩世不恭的小男孩会说这种话。于是她问安德烈这个平庸是什么意思。他说: “我觉得我将来的事业一定比不上你,也比不上爸爸——你们俩都有博士学位。我几乎可以确定我不太可能有爸爸的成就,更不可能有你的成就。我可能会变成一个很普通的人,有很普通的学历,很普通的职业,不太有钱,也没有名。一个最最平庸的人。” 没人否认这是个最多元的时代,做直播、打电竞、当网红、创业...成功的方式越来越多,只是它们都不可测,失去了路径复制的可能性,可是基础教育、应试教育的竞争却愈加白热化。 背负着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两个重担的学生更加的分身乏力,付出了更多,失望可能就更深。 就像是一代人比一代人优秀,也许这一代的年轻人,注定要承受更大的考验和阵痛。而年轻且在疯抢教育资源的父母,也可能在十几年后同样的怅然若失。 5 长夜将至, 属于你的时代终将到来。 正如琼恩·雪诺们即将对阵长夜中夜王统帅的不死军团一样,新一代人面临着阶层固化的长夜,背负着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两个重担的学生更加的分身乏力,付出了更多,失望可能就更深。 但是社会上也并非一片哀鸿。事实上,依然有一大批颇有成就的年轻人,只是他们的成功,并无规律可循。 他们不是清一色的清北或者藤校毕业,他们学历尚可,即便是高等教育给了他们眼界,他们的成功却跟学历没什么直接的关系。只是由于这些年全民对教育开始重视起来,人们才知道Papi酱是中央戏剧学院硕士毕业,小米雷军是武大毕业,今日头条张一鸣是南开毕业。 可是平心而论,Papi酱的爆红,并不是一个中戏硕士的典型道路,靠着自己兴趣做起来的小视频,借着微博和UGC时代的火热,才成了这个时代的爆款,她自己都表示这个成功来的不可思议; 而雷军和张一鸣两人出身工科,走的也不是好学校——好工作这条路。 雷军赶上了智能机普及的时代,创小米,最初瞄准消费者进行饥饿营销,待用户成熟后大力发展黑科技,并且随着消费需求的变化不断转型,最终成为智能机市场的大赢家; 张一鸣在内容和流量时代里,引入算法,通过精准的推送让今日头条在成千上万个新闻APP中脱颖而出。 这有什么规律可循?更不要说借着喊麦身价千万的MC天佑们。谁知道下一个成功者是谁。是不知妻美刘强东,普通家庭马化腾,还是一无所有王健林? 实际上,上升的通道一直没有关闭,只不过它并不像以前那样“好成绩——好学校——好工作”那样路径清晰而已,父辈们可以走的路,这一代人注定走不通,正如奈德和劳勃走的路,詹德利和琼恩雪诺也走不通一样,他们注定要在长夜之中,觅取功名。一姑娘深夜找笔者我吐槽,感慨世道艰难天地不仁。她毕业三年,在一家创业公司上班,每天都忙的要死,几乎天天踏着晨光来踩着暮色走,连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却没承想,今年年初手上的项目被一个来自北大的新人横刀夺走。

她忿忿:他肯定是有靠山的,老板明明知道整件事的始末,却也只是轻描淡写的安慰了两句,一点批评他的意思都没有。

郁闷的事来不仅仅来自于职场,生活中也是诸多不顺,她租的那间小公寓楼上漏水,找上去之后,楼上的邻居态度非常恶劣,用眼角瞟着她,说,“不就是个租房子的吗,还这么多事,这小区本来就是老楼盘,漏点水有什么大惊小怪,住的不满意可以搬走嘛”。

在她给物业和房东轮番打了无数个电话之后,漏水倒是修好了,可房东又提出下个季度开始涨房租的要求,她不得不重觅住所,搬到了离公司车程一小时的小区里。

那条路上有两家小学,每天早高峰时都堵成一锅粥,她每天提前半小时出门,却依然迟到了三次,全勤奖泡了汤不说,还被扣了钱。

不过就是起点低了些,她说,不如他们名校毕业的光鲜亮丽,也没有大企业的经验背书,又没有人罩着,只能处处受打压,事事不如意。

 MBA职场:一开始弱没关系,弱太久就是你的错

这抱怨若是来自于不谙世事的应届生,倒还情有可原,一个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三年的成年人,对困难的叙述居然还仅仅停留在抱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也着实让人着急。

哪里有人仅仅凭借关系就能横刀夺走他人的劳动成果?不过是她投入太多却汇报太少,而老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正好顺水推舟的换了人。

在一个职位三年,即使算不上骨干,但也应当有了不可小觑的职业竞争力,或强在专业技能,或强在人脉资源,或强在沟通协调,而她的叙述中,却只有无条理的忙乱。

我身边有很多朋友在工作第三年的时候都搬了家,从群居到独居,因为薪资和奖金已经能够支持自己寻找更好的环境,可是她,却因为二百块的涨幅从市中心搬到了郊区。

而当我委婉的问她,是不是可以先提高一下自己的职场竞争力,再考虑其他问题时,只换来一声叹气:你以为我不想吗?可是身为弱者,我也很无可奈何啊。

都已经这么惨了,为什么生活还要如此对我。

01

我上中学的时候,楼下有一位做生意的叔叔,因经营不善赔了一大笔钱,在附近的油漆厂里打工,别的工人为了图方便,每天都穿着一身汗味和油漆印的工装回家。可唯独他,下班后会在厂里换回便装的衣裤,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连头发都一丝不乱,不像是在厂里劳作了一天,倒像是轻松了开完了个会。

他对油漆行业一窍不通,却买了许多大部头的书在家自学,书上记满了笔记,倒像是那家油漆厂的老板。

我常听到其他邻居们议论,人都混成这样了,还拿什么知识分子的架势,不就是个临时工,挣个糊口钱罢了,也至于这么认真。

他听到这样的话也只是一笑,有次听到他跟我爸妈聊天,他说:

人越是在困境中,却不能让自己看上去太落魄太惨,弱者固然让人同情,但只有当别人知道你还想着要爬起来时,才会伸出手去帮忙。

后来我家搬离了那个大院,而他也已东山再起,重新在附近的学校门口盘了一家小超市,他的合伙人,就是那家油漆厂的老板。

亦舒说,做人最重要的是姿态好看。

并不是仅仅为了面子或者形象,更是一个人面对困局的态度。你可以打倒我,一次,又一次,但我也会爬起来。

是的,我曾是弱者,但是我不会一辈子都这么卑微下去。

02

有这样一个人,他出身贫农家庭,全家给地主当差才能换得勉强裹腹的机会,长到十几岁,却又赶上了大饥荒。为了谋生,他跑去庙里做了和尚,不久,当地闹饥荒,寺里得不到施舍,主持只好打发和尚们云游化缘,他沿路乞讨,流浪了三年才回到寺中。

没有家,没有钱,甚至没有一技之长,在那个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年代,弱小的像是一棵随时都可以被碾碎的野草。

这世界从不曾给予过他一丝的温情,甚至落井下石的为他平添许多波折。那是我们仅凭想象就能判断出颜色的黑暗人生,但依然有人能够从这样的人生中胜出。

他是朱元璋。

03

还有另一个人。

他出生在一个还算富裕的犹太家庭,却被第二次世界大战毁掉了童年,全家被驱逐流浪,父亲也死在了集中营,他被迫中断了学业,跟随一贫如洗的母亲去了美国,母亲靠做点心赚钱为生,而十几岁的他,也不得不去工厂打工补贴家用。

在最该接受教育的年龄,他没有念书的机会,在最该被关怀的年龄,他也得不到温暖的庇护。他想做律师,可是浓重的方言口音却成为败笔,他想做医生,却无力承担医科大学昂贵的八年学费。

他本可以顺理成章的成为一个无所事事的街头混混,可他并没有。

他自学了从小学到高中的所有课程,申请了MIT的全额奖学金,成为了研究人工智能的专家,被誉为数据驱动研究方法的祖师爷,Google至今都有以他的名字设立的奖学金。

他是弗莱德里克·贾里尼克。

04

生活是一场漫长的拉锯战,它在意的,并不是刚开始的时候你是强是弱,而是你最终是否能够靠自己的力量起身,坦荡去迎接所有的困苦和挫折。

这世界对谁都不仁慈,可你知道它什么时候才最坏吗?

不是在一个人手无缚鸡之力之时,不是在他穷困潦倒之时,不是在他被命运的洪流冲的东倒西歪之时。

而是在他习惯了将一切的不如意归咎于自己的弱小,却又自安于弱者之位,只会推诿抱怨,却无力改变和摆脱的时候。

 MBA职场:一开始弱没关系,弱太久就是你的错

我们身边并不少见这样的人----

因为工作不如意,所以更加懈怠,一边抱怨公司渣同事坏工资低,一边不思进取不断被边缘化;因为生活不如意,所以更加懒散,将所有的希望寄托于一个“肯娶自己”的人,急巴巴的上赶着做别人的寄生虫;因为婚姻不如意,所以索性自暴自弃,任凭岁月胖了腰身老了眼角笨了头脑,埋怨着配偶的种种缺点,却放任自己在这样的泥潭中越陷越深。